【易文言】-古文,文言文在线翻译网 >> 留言本
签写留言 切换到论坛模式 | 管理
置顶公告:
欢迎大家在此交流文言文问题。请自觉遵守法律法规,严禁灌水,谢谢!
小p孩

IP:183.19.*.*
2012-6-9 10:44:00
什么
当这句古文没主语时,翻译时要加上主语么?
t

IP:118.117.*.*
2012-5-26 11:16:54
t
且说史进正在庄前整制刀马,只见庄客报知此事。

  史听得,就庄上敲起梆子来。

  那庄前,庄后,庄东,庄西,三四百家庄户,听得梆子响,都拖枪曳棒,聚起三四百人,一齐都到史家庄上。

  看了史进,头戴一字巾,身披朱红甲;上穿青锦袄,下着抹绿靴;腰系皮搭,前后铁掩心;一张弓,一壶箭,手里拿一把三尖两刃四窍八环刀。

  庄客牵过那匹火炭赤马。

  史进上了马,绰了刀,前面摆着三四十壮健的庄客,后面列着八九十村蠢的乡夫及史家庄户,都跟在后头,一齐呐喊,直到村北路口。

  那少华山陈达引了人马飞奔到山坡下,将小喽罗摆开。

  史进看时,见陈达头戴干红凹面巾,身披里金生铁甲;上穿一领红衲袄,脚穿一对吊墩靴;腰系七尺攒线搭;坐骑一匹高头白马;手中横着丈八点钢矛。

  小喽罗趁势便呐喊。

  二员将就马上相见。

  陈达在马上看着史进,欠身施礼。

  史进喝道:“汝等杀人放火,打家劫舍,犯着弥天大罪,都是该死的人!你也须有耳朵!懊大胆!直来太岁头上动土!”

  陈达在马上答道:“俺山寨里欠少些粮,欲往华阴县借粮;经由贵庄,假一条路,并不敢动一根草。可放我们过去,回来自当拜谢。”

  史进道:“胡说!俺家现当里正,正要拿你这伙贼;今日倒来经由我村中过却不拿你,倒放你过去,本县知道,须连累於我。”

  陈达道:““四海之内,皆兄弟也;”相烦借一条路。”

  史进道:“甚么闲话!我便肯时,有一个不肯!你问得他肯便去!”

  陈达道:“好汉,叫我问谁?”

  史进道:“你问得我手里这口刀肯,便放你去!”

  陈达大怒道:“赶人不要赶上!休得要逞精神!”

  史进也怒,轮手中刀,骤坐下马,来战陈达。

  陈达也拍马挺枪来迎史进。

  两个交马,斗了多时,史进卖个破绽,让陈达把枪望心窝里搠来;史进却把腰闪,陈达和枪撷入怀里来;史进轻舒猿臂,款扭狼腰,只一挟,把陈达轻轻摘离了嵌花鞍,款款揪住了线搭,只一丢,丢落地,那匹战马拨风也似去了。

  史进叫庄客把陈达绑了。

  众人把小喽罗一赶都走了。

  史进回到庄上,把陈达绑在庭心内柱上,等待一发拿了那贼首,一并解官请赏;且把酒来赏了众人,教且权散。

  众人喝采:“不枉了史大郎如此豪杰!”

  休说众人欢喜饮酒。

  却说朱武、杨春,两个正在寨里猜疑,捉摸不定,且教小喽罗再去探听消息。只见回去的人牵着空马,奔到山前,只叫道:“苦也!陈家哥哥不听二位哥哥所说,送了性命!”

  朱武问其缘故。

  小喽罗备说交锋一节,“怎当史进英雄!”

  朱武道:“我的言语不听,果有此祸!”

  杨春道:“我们尽数都去与他死并,如何?”

  朱武道:“亦是不可;他尚自输了,你如何并得他过?我有一条苦计,若救他不得,我和你都休。”

  杨春问道:“如何苦计?”

  朱武附耳低言说道:“只除恁地,...”杨春道:“好计!我和你便去!事不宜迟!”

  再说史进正在庄上忿怒未消,只见庄客飞报道:“山寨里朱武,杨春自来了。”

  史进道:“这厮合休!我教他两个一发解官!快牵过马来!”

  一面打起梆子。

  众人早都到来。

  史进上了马,正待出庄门,只见朱武、杨春,步行已到庄前,两个双双跪下,擎着四行眼泪。

  史进下马来喝道:“你两个跪下如何说?”

  朱武哭道:“小人等三个累被官司逼迫,不得已上山落草。当初发愿道:“不求同日生,只愿同日死。”

  虽不及关,张,刘备的义气,其心则同。

  今日小弟陈达不听好言,误犯虎威,已被英雄擒捉在贵庄,无计恳求,今来迳就死。

  望英雄将我三人一发解官请赏,誓不皱眉。

  我等就英雄手内请死,并无怨心!”

  史进听了,寻思道:“他们直恁义气!我若拿他去解官请赏时,反教天下好汉们耻笑我不英雄。自古道:“大虫不吃伏肉。”

  ”史进道:“你两个且跟我进来。”

  朱武、杨春,并无惧怯,随了史进,直到后厅前跪下,又教史进绑缚。

  史进三四五次叫起来。

  他两个那里肯起来。

  “惺惺惜惺惺,好汉识好汉。”

  史进道:“你们既然如此义气深重,我若送了你们,不是好汉。我放陈达还你,如何?”

  朱武道:“休得连累了英雄,不当稳便,宁可把我们解官请赏。”

  史进道:“如何使得。你肯吃我酒食么?”

  朱武道:“一死尚然不惧,何况酒肉乎!”

  当时史进大喜,解放陈达,就后厅上座置酒设席管待三人。

  朱武,杨春,陈达,拜谢大恩。

  酒至数杯,少添春色。

  酒罢,三人谢了史进,回山去了。

  史进送出庄门,自回庄上。

  却说朱武等三人归到寨中坐下,朱武道:“我们非这条苦计,怎得性命在此?虽然救了一人,却也难得史大郎为义气上放了我们。过几日备些礼物送去,谢他救命之恩。”

  卑休絮繁,过了十数日,朱武等三人收拾得三十两蒜条金,使两个小喽罗送去史家庄上,当夜敲门。

  庄客报知,史进火急披衣,来到庄前,问小喽罗:“有甚话说?”

  小喽罗道:“三个头领再三拜覆∶特使进献些薄礼,酬谢大郎不杀之恩。不要推却,望乞笑留。”

  取出金子递与。

  史进初时推却,次后寻思道:“既然好意送来,受之为当。”

  叫庄客置酒管待小校吃了半夜酒,把些零碎银两赏了小校回山。

  又过半月馀,朱武等三人在寨中商议掳掠得好大珠子,又使小喽罗连夜送来庄上。

  史进受了,不在话下。

  又过了半月,史进寻思道:“也难得这三个敬重我,我也备些礼物回奉他。”次日,叫庄客寻个裁缝,自去县里买了三疋红绵,裁成三领锦袄子;又拣肥羊煮了三个,将大盒子盛了,委两个庄客送去。

  史进庄上有个为头的庄客王四,此人颇能答应官府,口舌利便,满庄人都叫他做“赛伯当”史进教他一个得力的庄客,挑了盒担,直送到山下。

  小喽罗问了备细,引到山寨里见了朱武等。

  三个头领大喜,受了锦袄子并肥羊酒礼,把十两银子赏了庄客,每人吃了十数碗酒,下山同归庄内,见了史进,说道:“山上头领多多上覆”。

  史进自此常常与朱武等三人往来。

  不时间,只是王四去山寨里送物事,不只一日。

  寨里头领也频频地使人送金银来与史进。

  荏苒光阴,时遇八月中秋到来。

  史进要和三人说话,约至十五夜来庄上赏月饮酒,先使庄客王四带一封请书直至少华山上请朱武,陈达,杨春,来庄上赴席。

  王四驰书迳到山寨里,见了三位头领,下了来书。

  朱武看了大喜。

  三个应允,随即写封回书,赏了王四五两银子,吃了十来碗酒。

  王四下得山来,正撞着时常送物事来的小喽罗,一把抱住,那里肯放,又拖去山路边村酒店里吃了十数碗酒。

  王四相别了回庄,一面走着,被山风一吹,酒却涌上来,踉踉跄跄,一步一颠;走不得十里之路,见座林子,奔到里面,望着那绿茸茸莎草地上扑地倒了。

  原来兔李吉正在那坡下张兔儿,认得是史家庄上王四,赶入林子里来扶他,那里扶得动,只见王四搭里出银子来。

  李吉寻思道:“这厮醉了,...那里讨得许多?...何不拿他些?”

  也是天罡星合当聚会,自是生出机会来∶李吉解那搭,望地下只一抖,那封回书和银子都抖出来。

  李吉拿起,颇识几字;将书拆开看时,见面写着少华山朱武,陈达,杨春;中间多有兼文武的言语,却不识得,只认得三个字。

  李吉道:“我做猎户,几时能彀发迹?算命道我今年有大财,却在这里!豹阴县里现出三千贯赏钱捕捉他三个贼人。叵耐史进那厮,前日我去他庄上寻矮邱乙郎,他道我来相脚头屣盘,--你原来倒和贼人来往!”

  银子并书都拿去了,华阴县里来出首。

  却说庄客王四一觉直睡到二更方醒,觉得看见月光微微照在身上,吃了一惊,跳将起来,却见四边都是松树;便去腰里摸时,搭和书都不见了;四下里寻时,只见空搭在莎草上。

  王四只管叫苦,寻思道:“银子不打紧,这封回书却怎生得好?...正不知被甚人拿去了?...”眉头一纵,计上心来,自道:“若回去庄上说脱了回书,大郎必然焦躁,定是赶我出来;不如只说不曾有回书,那里查照?”

  计较定了,飞也似取路归来庄上,却好五更天气。

  史进见王四回来,问道:“你缘何方才归来?”

  王四道:“托主人福荫,寨中三个头领都不肯放,留住王四吃了半夜乃,因此回来迟了。”

  史进又问:“曾有回书么?”

  王四道:“三个头领要写回书,却是小人道∶“三位头领既然准时赴席,何必回书?小人又有杯酒,路上恐有些失支脱节,不是耍处。””史进听了大喜,说道:“不枉了诸人叫你“赛伯当!”真个了得!”

  王四应道:“小人怎敢差迟,路上不曾住脚,一直奔回庄上。”

  史进道:“既然如此,教人去县里买些果品案酒伺候。”

  不觉中秋节至。

  是日晴明得好。

  史进当日分付家中庄客宰了一腔大羊,杀了百十个鸡鹅,准备下酒食筵宴。

  看看天色晚来,少华山上朱武,陈达,杨春,三个头领分付小喽罗看守寨栅,只带三五个做伴,将了朴刀,各跨口腰刀,不骑鞍马,步行下山,迳来到史家庄上。

  史进接着,各叙礼罢,请入后园。

  庄内己安排下筵宴。

  史进请三位头领上坐,史进对席相陪,便叫庄客把前后庄门拴了,一面饮酒。庄内庄客轮流把盏,一边割羊劝酒。

  酒至数杯,却早东边推起那轮明月。

  史进和三个头领叙说旧话新言。

  只听得墙外一声喊起,火把乱明。

  史进大惊,跳起身来道:“三位贤友且坐,待我去看!”

  叭叫庄客:“不要开门!”

  掇条梯子上墙打一看时,只见是华阴县尉在马上,引着两个都头,带着三四百士兵,围住庄院。

  史进及三个头领只管叫苦。

  外面火光中照见钢叉,朴刀,五股寸,留客住,摆得似麻林一般。

  两个都头口里叫道:“不要走了强贼!”

  不是这伙人来捉史并三个头领,怎地教史进先杀了一二个人,结识了十数个好汉?直教∶芦花深处屯兵士,荷叶阴中治战船。

  毕竟史进与三个头领怎地脱身,且听下回分解。


IP:123.115.*.*
2012-5-21 20:04:00
北史
行本,璠兄子也。每以讽读为事,精力忘疲,虽衣食乏绝,晏如也。性刚烈,有不可夺之志。周大冢宰宇文护引为中外府记室。武帝亲总万机,转御正中士,兼领起居注。累迁掌朝下大夫。及宣帝嗣位,多失德,行本切谏忤旨,出为河内太守。及尉迟迥作乱,攻怀州,行本率吏人拒之,拜仪同,赐爵文安县子。隋文帝践祚,拜谏议大夫,检校中书侍郎。上尝怒一郎,于殿前笞之。行本进曰:“此人素清,其过又小。”上不顾。行本正当上前曰:“陛下不以臣不肖,令臣在左右。臣言若是,陛下安得不听?臣言若非,当致之于理,安得轻臣而不顾?臣所言非私!”因置笏于地而退,上敛容谢之,遂原所笞者。雍州别驾元肇言于上曰:“有一州吏,受人馈钱二百文,律令杖一百。然臣下车之始,与其为约。此吏故违,请加徒一年。”行本驳之曰:“律令之行,盖发明诏。今肇乃敢重其教命,轻忽宪章,亏法取威,非人臣之礼。”上嘉之,赐绢百匹。拜太子左庶子,领书侍御史如故。皇太子虚襟敬惮。时唐令则为左庶子,太子昵狎之,每令以弦歌教内人。行本责之曰:“庶子当匡太子以正道,何嬖昵房帷之间哉!”令则甚惭而不能改。时沛国刘臻、平原明克让、河南陆爽等并以文学为太子所亲。行本怒其不能调护,每谓三人曰:“卿等正解读书耳。”时左术率长史夏侯福为太子所昵,尝于閤内与太子戏。福大笑,声闻于外。行本时在閤下闻之,待其出,数之曰:“汝何小人,敢为亵慢!”因付执法者推之。太子为请,乃释之。复以本官领大兴令,权贵惮其方正,无敢至其门者。由是请托路绝,吏人怀之。未几,卒于官,上甚伤惜之。及太子废,上曰:“嗟乎!若使刘行本在,勇当不及此乎!”
ih

IP:119.130.*.*
2012-5-21 17:23:54
h
枫叶随风双飞落,迅去人儿空怜影,此山只见冰塑立,蝶儿无处诉尘埃。
Thousand

IP:220.249.*.*
2012-5-20 23:56:11
建议
您好,您的网站做得不错,但是排版让人看起来很不舒服,能否修改一下排版。
签写留言 切换到论坛模式 | 管理
[留言分页]
[1] [2] [3] [4] [5] [6] [7] [8] [9] [10] [11] [12] [13] [14] [15] [16] [17] [18] [19] [20] [21] [22] [23] [24] [25] [26] [27] [28] [29] [30] [31] [32] [33] [34] [35] [36] [37] [38] [39] [40] [41] [42] [43] [44] [45] [46] [47] [48] [49] [50] [51] [52] [53] [54] [55] [56] [57] [58] [59] [60] [61] [62] [63] [64] [65] [66] [67] [68] [69] [70] [71] [72] [73] [74] [75] [76] [77] [78] [79] [80] [81] [82] [83] [84] [85] [86] [87] [88] [89]
(共89页) 转到页 
[留言搜索]
搜索:

Copyright ©2008-2017 易文言网(ewenyan.com)版权所有 闽ICP备08010315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