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文: 标题:韦讽录事宅观曹将军画马图
作者或出处:杜甫

  国初已来画鞍马,神妙独数江都王。将军得名三十载,人间又见真乘黄。曾貌先帝照夜白,龙池十日飞霹雳。内府殷红玛瑙盘,婕妤传诏才人索。

  盘赐将军拜舞归,轻纨细绮相追飞。贵戚权门得笔迹,始觉屏障生光辉。昔日太宗拳毛騧,近时郭家狮子花。今之新图有二马,复令识者久叹嗟。

  此皆骑战一敌万,缟素漠漠开风沙。其余七匹亦殊绝,迥若寒空动烟雪。霜蹄蹴踏长揪间,马官厮养森成列。可怜九马争神骏,顾视清高气深稳。

  借问苦心爱者谁,后有韦讽前支遁。忆昔巡幸新丰宫,翠华拂天来向东。腾骧磊落三万匹,皆与此图筋骨同。自从献宝朝河宗,无复射蛟江水中。君不见金粟堆前松柏里,龙媒去尽鸟呼风。

译文或注释:

  开国以来善画鞍马的画家中,画技最精妙传神只数江都王。曹将军画马出名已有三十载,人间又见古代真正神马“乘黄”。他曾描绘玄宗先帝的“照夜白”,画得象池龙腾飞十日声如雷。皇宫内库珍藏的殷红玛瑙盘,婕妤传下御旨才人将它取来。

  将军接受赐盘叩拜皇恩回归,轻纨细绮相继赐来快速如飞。贵戚们谁得到曹将军亲笔迹,谁就觉得府第屏障增加光辉。当年唐太宗著名宝马“拳毛騧”。近代郭子仪家中好驹“狮子花”。而今新画之中就有这两匹马,使得识马的人久久感慨赞夸。

  这都是战骑以一胜万的好马,展开画绢如见奔马扬起风沙。其余七匹也都是特殊而奇绝,远远看去象寒空中飘动烟雪。霜蹄骏马蹴踏在长楸大道间,专职马倌和役卒肃立排成列。可爱的九匹马神姿争俊竞雄,昂首阔视显得高雅深沉稳重。

  请问有谁真心喜爱神姿骏马?后世韦讽前代支遁名传天下。想当年玄宗皇上巡幸新丰宫,车驾上羽旗拂天浩荡朝向东。腾飞跳跃精良好马有三万匹,匹匹与画图中马的筋骨雷同。譬如河宗献宝之后穆王归天,唐玄宗再也不能去射蛟江中。你没看见金粟堆前松柏林里,良马去尽徒见林鸟啼雨呼风。

【注解】
[1]江都王:李绪,唐太宗之侄,故云“国初”。
[2]支遁:东晋名僧,字道林,本姓关。
[3]翠华:皇帝仪仗中用翠鸟羽毛作装饰的旗帜。

【评析】
此诗是在代宗广德二年作于成都。时诗人经历了玄宗、肃宗、代宗三朝,自有人世沧桑,浮生若梦之感。因而在诗中明以写马,暗以写人。写马重在筋骨气概,写人寄托情感抱负。赞九马图之妙,生今昔之感,字里行间流露作者对先帝忠诚之意。
在章法上错综绝妙。第一段四句先赞曹氏画技之高超。第二段八句追叙曹氏应诏画马时所得到荣誉和宠幸。第三段十句,写九马图之神妙及各马之姿态。第四段八句是照应第二段“先帝”的伏笔,从而产生今昔迥异之感。
诗以奇妙高远开首,中间翻腾跌宕,又以突兀含蓄收尾。写骏马极为传神,写情感神游题外,感人至深,兴味隽永。浦起龙《读杜心解》说:“身历兴衰,感时抚事,惟其胸中有泪,是以言中有物。”此言极是。

【在线留言】  【返回前页】  【返回顶部】  【关闭窗口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