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内容太多?请尝试>>>

汉书新注卷六十一 张骞李广利传第三十一

  【说明】本传叙述张骞、李广利的事迹。张骞,武帝时两次奉使西域,历经磨难,不畏艰苦,沟通中外,作出贡献,是个传奇式英雄人物。还曾参与征伐匈奴的活动。李广利,武帝宠姬李夫人之兄,太初元年(前104),奉命带兵到大宛贰师城索取汗血马,故号贰师将军。此役损失很大,但他却封为海西侯。征和三年(前90)出击匈奴,兵败,投降对方,不久死于客地。《史记》将张骞附传于《卫将军传》,甚为简略,而《大宛传》记载张骞、李广利事,较为详细,止于李广利封为海西侯。《汉书》将张骞、李广利合为一传,补充材料,详其始末,显示汉武帝事外的精神及中西的交流。《史记》《汉书》于传末都论及取材谨慎的原则,不取荒诞不经的传闻;这是史学的基本要求,否则难言“实录”。  

  张骞,汉中人也(1),建元中为郎(2)。时匈奴降者言匈奴破月氏王(3),以其头为饮器(4),月氏遁而怨匈奴,无与共击之(5)。汉方欲事灭胡,闻此言,欲通使,道必更匈奴中(6),乃募能使者。骞以郎应募,使月氏,与堂邑氏奴甘父俱出陇西(7)。径匈奴,匈奴得之,传诣单于。单于曰:“月氏在吾北,汉何以得往使?吾欲使越,汉肯听我乎?”留骞十余岁,予妻,有子,然骞持汉节不失。

  (1)汉中人:陈寿《益部耆旧传》云。骞汉中成固人。成固,县名,今陕西城固县。(2)建元:汉武帝年号(前140—前135)。(3)月氏(ròuzhī):我国古代西北部的一个民族。(4)饮器:侧耳杯。其形如人面,故匈奴以月氏王头为饮器,取其形似(陈直说)。(5)无与:言无人援助。(6)更:经过。(7)堂邑:汉人之姓。其奴名甘父。陇西:郡名。治狄道(今甘肃临洮县)。张骞出陇西,时在建元三年(前138)。

  居匈奴西(1),骞因与其属亡乡(向)月氏(2),西走数十日至大宛(3)。大宛闻汉之饶财,欲通不得,见骞,喜,问欲何之。骞曰:“为汉使月氏而为匈奴所闭道,今亡,唯王使人道(导)送我。诚得至,反(返)汉,汉之赂遗王财物不可胜言。”大宛以为然,遣骞,为发译道(导)(4),抵康居(5)。康居传致大月氏(6)。大月氏王已为胡所杀,立其夫人为王(7)。既臣大夏而君之(8),地肥饶,少寇,志安乐,又自以远远汉(9),殊无报胡之心。骞从月氏至大夏,竟不能得月氏要领(10)。

  (1)居匈奴西:《史记》作“居匈奴中,益宽”。(2)其属:谓同使之官属。(3)大宛(yuān):西域国名。在今苏联中亚费尔干纳盆地。王治贵山城(今苏联中亚卡散赛)。以产汗血马著称。(4)译:译员。导:向导。(5)抵:至也。康居:西域国名。东界乌孙,西达奄蔡,南接大月氏,东南临大宛。约在今巴尔喀什湖和咸海之间。王都在卑阗城。北部为游牧区,南部为农业区。(6)大月氏:古族名。汉文帝时,月氏大部分人从敦煌祁连间西迁至塞种地区(今新疆西部伊犁河流域及其迤西一带),称大月氏,因遭乌孙攻击,又西迁大夏(今阿姆河上流)。自张骞至其国后,往来渐密。国内分休密、双靡、贵霜、顿、都密五部翕侯。约当西汉后期,贵霜翁侯兼并其他四部,建立贵霜王朝。(7)夫人:《史记》作“太子”。(8)臣大夏:谓以大夏为臣。大夏(Bactria):中亚细亚古国。在兴都库什山与阿姆河上游之间(今阿富汗北部)。公元前三、二世纪之交强盛,后国土分袭、势衰,被大月氏入据。(9)自以远远汉:《史记》作“自以远汉”。(10)要(yāo)领:长衣提起腰和领,襟袖自然平贴。比喻纲要或事物的关键。要:古“腰”字。

  留岁余,还,并(傍)南山(1),欲从羌中归(2),复为匈奴所得。留岁余,单于死,国内乱,骞与胡妻及堂邑父俱亡归汉(3)。拜骞太中大夫(4),堂邑父为奉使君。

  (1)南山:即今新疆南部喀喇昆仑山脉。(2)羌:古族名。活动于今甘肃、青海等部分地区。(3)堂邑父:即堂邑氏之奴甘父。亡归汉:时在元朔三年(前126)。 (4)太中大夫:官名。掌论议,属郎中令(光禄勋)。

  骞为人强力,宽大信人,蛮夷爱之。堂邑父胡人(2),善射,穷急射禽兽给食(3)。初,骞行时百余人,去十三岁(4),唯二人得还。

  (1)强力:言坚忍于事(颜师古说)。(2)胡人:《史记》作“故胡人”,是也。(3)给:供也。(4)十三年:自建元三年至元朔三年(前138—126)。

  骞身所至者,大宛、大月氏、大夏、康居,而传闻其旁大国五六,具为天子言其地形,所有(1)。语皆在《西域传》。

  (1)所有:指所生之物。

  骞曰:“臣在大夏时,见邛竹杖、蜀布(1),问安得此,大夏国人曰:‘吾贾人往市之身毒国(2)。身毒国在大夏东南可数千里。其俗土著(3),与大夏同,而卑湿暑热。其民乘象以战。其国临大水焉。’以骞度之(4),大夏去汉万二千里,居西南。今身毒又居大夏东南数千里,有蜀物,此其去蜀不远矣。今使大夏,从羌中,险,羌人恶之;少北,则为匈奴所得;从蜀,宜径(5),又无寇。”天子既闻大宛及大夏、安息之属皆大国,多奇物,土著,颇与中国同俗,而兵弱,贵汉财物;其北则大月氏、康居之属,兵强,可以赂遗设利朝也(6)。诚得而以义属之(7),则广地万里,重九译,致殊俗,威德遍于四海。天子欣欣以骞言为然。乃令因蜀犍为发间使(8),四道并出:出(9),出莋(10),出徙、邛(11),出僰(12),皆各行一二千里。其北方闭氏、莋(13),南方闭巂、昆明(14)。昆明之属无君长,善寇盗,辄杀略汉使,终莫得通。然闻其西可千余里,有乘象国,名滇越(15),而蜀贾间出物者或至焉(16),于是汉以求大夏道始通滇国。初,汉欲通西南夷,费多,罢之。及骞言可以通大夏,乃复事西南夷。

  (1)见邛竹杖、蜀布:《御览》卷一六八引《蜀记》云:“张骞奉始寻河源,得高节竹植于邛山。今缘山皆是,可以为杖。”又说文,蜀细布。(参考陈直《汉书新证》)。(2)贾人:商人。市:交易。身毒:古印度的别译。(3)土著:世代定居于一地。(4)度:计也。(5)宜:犹当。径:直也。宜径:谓从蜀往身毒,当是直道。(6)设:施也。设利朝:谓施利以诱令入朝。(7)以义属之:谓以道义使之臣属。(8)犍为:郡名。治僰道(在今四川宜宾市西南)。间使:求间隙而行的使者。(9)(máng):古部族名。秦汉时分布于今四川松潘等地区。(10)莋:古部族名。秦汉时分布于今四川峨嵋山以南一带。(11)徙:古部族名。秦汉时分布于今四川大全县一带。邛:古部族名。秦汉时分布于今四川峨嵋山西北方一带。(12)僰(bó):古部族名。秦汉时分布于今四川宜宾市西南一带。(13)闭:指汉使被闭塞。氏:古民族名。秦汉时分布于今四川松潘等地区。(14)傋(xī):古部族名。秦汉时分布于今云南保山一带。昆明:古部族名。分布于今云南下关市一带。(15)滇越:古部族名。分布于今云南腾冲一带。(16)间出物:谓以物往私市。

  骞以校尉从大将军击匈奴(1),知水草处,军得以不乏,乃封骛为博望侯(2)。是岁元朔六年也(3)。后二年,骞为卫尉(4),与李广俱出右北平击匈奴(5)。匈奴围李将军,军失亡多,而春后期当斩,赎为庶人。是岁骠骑将军破匈奴西边(6),杀数万人,至祁连山(7)。其秋,浑邪王率众降汉(8),而金城、河西并(傍)南山至盐泽(9),空无匈奴。匈奴时有候者到(10),而希矣。后二年(11),汉击走单于于幕(漠)北。

  (1)大将军:卫青。本书有其传。(2)博望:县名。在今河南南阳市东北。(3)元朔六年:即公元前123年。(4)卫尉:官名。掌管宫门警卫,主南军。(5)李广:本书有其传。(6)骠骑将军:霍去病。本书有其传。(7)祁连山:在今甘肃张掖县西南、祁连山脉中部。(8)混邪王:匈奴之王号。(9)金城:郡名。治允吾(在今甘肃永清县西北)。河西:古地区名。汉时指今甘肃、青海两省黄河以西,即河西走廊与湟水流域。南山:在今甘肃古浪县西南。盐泽:即莆昌海,在今新疆罗布泊地区。(10)候者:侦探。(11)后二年:指元狩四年(前119)。

  天子数问骞大夏之属。骞既失侯,因曰:“臣居匈奴中,闻乌孙王号昆莫(1)。昆莫父难兜靡本与大月氏俱在祁连、敦煌间,小国也。大月氏攻杀难兜靡(2),夺其地,人民亡走匈奴。子昆莫新生,傅父布就领侯抱亡置草中(3),为求食,还,见狼乳之(4),又乌衔肉翔其旁,以为神,遂持归匈奴,单于爱养之。及壮,以其父民众与昆莫,使将兵,数有功。时,月氏已为匈奴所破,西击塞王(5),塞王南走远徙,月氏居其地。昆莫既健(6),自请单于报父怨,遂西攻破大月氏。大月氏复西走,徙大夏地。昆莫略其众,因留居,兵稍强,会单于死,不肯复朝事匈奴。匈奴遣兵击之,不胜,益以为神而远之(7)。今单于新困于汉,而昆莫地空。蛮夷恋故地,又食汉物,诚以此时厚赂乌孙,招以东居故地(8),汉遣公主为夫人,结昆弟。其势宜听,则是断匈奴右臂也。既连乌孙,自其西大夏之属皆可招来而为外臣。”天子以为然,拜骞为中郎将(9),将三百人,马各二匹,牛羊以万数,资金市帛直数千巨万,多持节副使(10),道可便遣之旁国(11)。骞既至乌孙,致赐谕指(12),未能得其决。语在《西域传》。骞即分遣副使使大宛、康居、月氏、大夏(13)。乌孙发译道(导)送骞,与乌孙使数十人,马数十匹,报谢(14),因令窥汉,知其广大。

  (1)乌孙:古族名。最初在祁连、敦煌间,公元前一世纪西迁至今伊犁河和伊塞克湖一带,都亦谷城。张骞使乌孙后,汉武帝两次以宗室女为公主嫁乌孙王,后来属西域都护。(2)大月氏:《史记》作“匈奴”。(3)傅父:如傅母。布就:翎侯之别号。翎侯:乌孙大臣之官号。(4)乳之:谓以乳饮之。(5)塞:古族名。公元前二世纪以前分布于今伊犁河流域及伊塞克湖附近一带。前二世纪因大月氏人西迁而侵入其地,塞族分散,一部分南下征服罽宾等地,一部分留居故地者与入侵的乌孙人混合。(6)健:壮大之意。(7)远:离也。(8)故地:指祁连、敦煌间之地。(9)中郎将:官名。秩比二千石,属光禄勋。(10)持节副使:言为张骞副使而各令持节。(11)道可便遣:言于道中(张骞)得便宜遣其副。(12)谕指:言以天子之意指晓告之。(13)大夏:在“大夏”之下,《史记》有“安息、身毒、于阗、扞罙及诸旁国”。(14)报谢:指乌孙使者随张骞来汉,报谢天子。

  骞还,拜为大行(1)。岁余,骞卒(2)。后岁余,其所遣副使通大夏之属者皆颇与其人俱来(3),于是西北国始通于汉矣。然骞凿空(4),诸后使往者皆称博望侯,以为质于外国(5),外国由是信之。其后,乌孙竟与汉结婚。

  (1)大行:即大行令,汉武帝大初元年改名大鸿胪。掌接待宾客等事,后渐变为礼仪官。(2)岁余骞卒:《公卿表》云:“元鼎二年“张骞为大行令,兰年卒。”与此相异。张骞墓在今陕西城固县张家村。(3)其人:其国人。(4)凿孔:开辟孔道。即开辟了交通。(5)质:信也。

  初,天子发书易(1),曰“神马当以西北来”。得乌孙马好,名曰“天马”。及得宛汗血马,益壮,更名乌孙马曰“西极马”,宛马曰“天马”云。而汉始筑令居以西(2),初置酒泉郡(3),以通西北国。因益发使抵安息、奄蔡、犛靬、条支、身毒国(4)。而天子好宛马,使者相望于道,一辈大者数百,少者百余人,所赍操(5),大放博望侯时(6)。其后益习而衰少焉(7)。汉率一岁中使者多者十余,少者五六辈,远者八九岁,近者数岁而反(返)(8)。

  (1)书:谓卜筮之书。易:谓占卜陈直说)。(2)筑令居以西:言筑塞西至酒泉(臣瓒说)。令居:县名。在今甘肃永登县西。(3)酒泉郡:郡治禄福(今甘肃酒泉)。(4)奄蔡:西域古族名。一作阖苏。约分布于今咸海至黑海一带。从事游牧。犛靬:汉西域国家之一。一作阖轩。即大秦国。条枝:古西域国名、地名。在安息西界,临西海(指波斯湾)。在今伊拉克境内,(5)赍操:谓资持节及币。操:持也。(6)放(fǎng):依也。(7)益习而衰少:以其串习,故不多发人(颜师古说)。(8)远者八九岁二句:此谓道远则为时长,路近则为时短。

  是时,汉既灭越,蜀所通西南夷皆震,请吏。置牂柯、越巂、益州、沈黎、文山郡(1),欲地接以前通大夏(2)。乃遣使岁十余辈(3),出此初郡(4),皆复闭昆明(5),为所杀,夺币物。于是汉发兵击昆明,斩首数万(6)。后复遣使,竟不得通。语在《西南夷传》。

  (1)置牂柯等郡:参考《西南夷传》。(2)此谓欲地界相接前往大夏。(3)遣使:《史记》“遣使”之下,有“柏始昌、吕越人等”。(4)初郡:初置之郡。后皆叛而并废之。(5)闭昆明:为昆明所闭。(6)汉发兵击昆明,斩首数万:时在元封二年。

  自骞开外国道以尊贵,其吏士争上书言外国奇怪利害,求使。天子为其绝远,非人所乐(1),听其言(2),予节,募吏民无问所从来(3),为具备人众遣之,以广其道。来还不能无侵盗市物,及使失指(4),天子为其习之,辄覆按致重罪,以激怒令赎,复求使(5)。使端无穷,而轻犯法。其吏卒亦辄复盛推外国所有,言大者予节,言小者为副,故妄言无行之徒皆争相效。其使皆私县官赍物(6);欲贱市以私其利(7)。外国亦厌汉使人人有言轻重(8),度汉兵远(9),不能至,而禁其食物,以苦汉使。汉使乏绝,责怨,至相攻击。楼兰、姑师小国(10),当空道(11),攻劫汉使王恢等尤甚。而匈奴奇兵又时时遮击之。使者争言外国利害,皆有城邑,兵弱易击。于是天子遣从票侯破奴将属国骑及郡兵数万以击胡(12),胡皆去。明年(13),击破姑师,虏楼兰王。酒泉列亭鄣(障)至玉门矣(14)。

  (1)乐:《史记》作“乐往”。(2)听其言:谓听其请求而遣使之。(3)无问所从来:谓不论其来自何处及何种身份。(4)失指:乖天子指意。(5)天子为其习之等句:意谓武帝意以诸人皆习西域事,故因其有过失,傅致以重罪,激怒之使复求以自赎(杨树达说)。(6)其使:《史记》作“其使皆贫人子”。私县官赍物:言所赍官物,窃据为私有。(7)欲贱市以私其利:谓企图以交易贱价上报而私吞其利。(8)轻重:意谓轻重不实。(9)度:估计。(10)楼兰:古西域国名。王居扞泥城(在今新疆若羌县治卡克里克)。在西域南道上。居民游牧。元凤四年(前77)汉将傅介子杀其王安归,立尉屠耆为王,改名为都善。姑师:即车师,古西域国名。约在初元元年(前48)汉分其地为车师前后两部等,后来皆属西域都护。车师前部治交河城(今新疆吐鲁番县西交河古城遗址)。后部治务涂谷(今新疆吉木萨尔县南山中)。(11)空道:孔道。(12)破奴:赵破奴。时破奴已失侯,因此役更封浞野侯。(13)明年:元封三年(前108)。(14)玉门:王门关,在今甘肃敦煌西北。

  而大宛诸国发使随汉使来,观汉广大,以大鸟卵及犛靬眩(幻)人献于汉(1),天子大说(悦)。而汉使穷河源,其山多玉石,采来(2),天子案古图书,名河所出山曰昆仑云。

  (1)幻人:魔术师。(2)采:采取。

  是时,上方数巡狩海上,乃悉从外国客,大都多人则过之,散财帛赏赐,厚具饶给之,以览视(示)汉富厚焉(1)。大角氏(抵)(2),出奇戏诸怪物,多聚观者,行赏赐,酒池肉林,令外国客遍观各仓库府臧(藏)之积,欲以见(现)汉广大(3),倾骇之。及加其眩(幻)者之工,而角抵奇戏岁增变,其益兴,自此始。而外国使更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