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内容太多?请尝试>>>

汉书新注卷八十八 儒林传第五十八

  【说明】本传叙述儒学发展的历史及《五经》传受的儒林人物。《史记》的《儒林列传》叙述了儒学的历史及汉代经师与弟子,以孔子为儒宗,七十子推波助澜,由汉武帝独尊儒木,汉代儒学蔚然可观;而字里行间慨叹儒学至汉代而一变。《汉书》本传言儒学历史,大致本子《史记》;而述汉代儒学及《五经》授受次第,较《史记》详密而有条理,重点介绍了二十七位经师(本书有传者除外)。汉儒穷经立说,大多不是为儒家宗旨,而只图官位利禄,自武帝以后的政坛官位,多为儒生占据,又多是平庸之徒。难怪班固于传末论道:“自武帝立《五经》博士,开弟子员,设科射策,劝以官禄,讫于元始,百有余年,传业者浸盛,支叶蕃滋,一经说至百余万言,大师众至千余人,盖利禄之路然也。”《书》学大家夏侯胜就曾坦然地对弟子说:“士病不明经术;经术苟明,其取青紫如俯拾地芥耳”(参见本书卷七十五)。但班固尚未指出汉儒多曲学阿世,那个汉代儒首公孙弘就是个道道地地的委曲从俗以求富贵的俗儒;也没有指出汉代经学的得失大旨,故后人有“秦燔经而经存、汉穷经而经亡”之叹。

  古之儒者,博学乎《六艺》之文(1)。《六艺》者,王教之典籍,先圣所以明天道,正人伦,致至治之成法也。周道既衰,坏于幽厉(2),礼乐征伐自诸侯出。陵夷二百余年而孔子兴(3),以圣德遭季世,知言之不用而道不行,乃叹曰:“凤鸟不至,河不出图,吾已矣夫(4)!”“文王既没,文不在兹乎(5)?”于是应聘诸侯,以答礼行义(6)。西入周(7),南至楚(8),畏匡厄陈(9),奸(干)七十余君。适齐闻《韶》(10),三月不知肉味(11);自卫反鲁(12),然后乐正,《雅》《颂》各得其所(13)。究观古今之篇籍,乃称曰:“大哉,尧之为君也!唯天为大,唯尧则之。巍巍乎其有成功也,焕乎其有文章也(14)!”又曰:“周监(鉴)于二代,郁郁乎文哉!吾从周(15)。”于是叙《书》则断《尧典》(16),称乐则法《韶舞》(17),论《诗》则首《周南》(18)。缀周之礼,因鲁《春秋》,举十二公行事(19),绳之以文武之道(20),成一王法,至获麟而止(21)。盖晚而好《易》,读之韦编三绝(22),而为之传。皆因近圣之事,以立先王之教,故曰:“述而不作,信而好古(23);”“下学而上达,知我者其天乎(24)!”

  (1)《六艺》:谓《诗》、《书》、《易》、《礼》、《乐》、《春秋》。(2)幽厉:周幽王、周厉王。(3)陵夷:衰落。(4)“凤乌不至”三句:见《论语·子罕篇》。凤鸟:即凤凰。古以为神鸟,祥瑞的象征,它出现就表示天下太平。相传圣人受命,黄河就出现图画。(5)“文王既没”二句:亦见《论语·子罕篇》。意谓周文王死后,一切文化遗产都在我这里。(6)答礼:言以礼答之。(7)周:指春秋时东周。东周王城在今河南洛阳。(8)楚:指春秋时楚国。楚都郢(今湖北江陵)。(9)畏:拘囚之意。匡:邑名。在今河南长垣西南十五里有匡城。陈:指春秋时陈国。陈都于陈(今河南淮阳)。(10)齐:指春秋时齐国。齐都于临淄。《韶》:虞舜之乐。(11)三月不知肉味:谓欣赏《韶》入了迷。(12)卫:指春秋时卫国。卫初都于沬(今河南淇县)。鲁:指春秋时鲁国。鲁都曲早(今山东曲阜)。(13)《雅》《颂》:《诗经》分《风》《雅》《颂》三部分。此即指《诗经》。各得其所:整理之意。(14)“大哉,尧之为君也”等句:见《论语·泰伯篇》。巍巍:高貌。焕:明也。(15)“周监于二代”等句:见《论语·八佾篇》。二代:夏代、商代。郁郁:文章盛貌。(16)叙《书》则断《尧典》:言《尚书》始于《尧典)。(17)《韶舞》:舜乐。(18)论《诗》则首《周南》:言《诗经》首篇为《周南·关睢》。(19)十二公:春秋时鲁国十二个君主。(20)绳:谓治正之。 (21)获麟:《春秋》哀公十四年云:“西狩获麟。孔子曰:‘吾道穷矣。’”传说孔子作春秋,至此而止。(22)读之韦编三绝:谓读之爱不释手,故韦(皮绳)再三断绝。韦编:古时以皮绳编缀竹简,故称韦编。(23)“述而不作”二句:见《论语·述而篇》。(24)“下学而上达”二句:见《论语·宪问篇》。下学而上达:言下学人事而上达天命。

  仲尼既没(1),七十子之徒散游诸侯(2),大者为卿相师傅,小者友教士大夫,或隐而不见(现)。故子张居陈(3),澹台子羽居楚(4),子夏居西河(5),子贡终于齐(6)。如田子方、段干木、吴起、禽滑氂之属(7),皆受业于子夏之伦,为王者师。